建站頻道
    當前位置: 中國美術家網 >> 藝術申通香港 >> 申通香港庫 >> 書畫 藝術 美術 書法 北京 綜合申通香港
      分享到:

      兩枚印章

        作者:楊燕芬2020-11-19 08:04:29 來源:中國藝術報

          “印章刻好了,有空來拿。 ”收到老師的信息時,距離我的第一本散文集《滿庭玉蘭開》正式出版並第一個送到他手上剛好五個月。都説十年磨一劍,我把這些年陸陸續續發表在報紙雜誌的文章挑選了些收入這個集子,書友們出書時經常互贈,我的書卻是一直“藏在深閨人未識” ,心裏有點歉意,只因萬事俱備只欠一枚印章。

          説起印章,我與印章頗有一段緣分。小時候,貪玩的我最喜歡在節假日跟着加班的父親到他工作的地方玩。每次看到“吃公家飯”的父親,在做完各種各樣的報表後蓋上一個個鮮紅的印章,那紅彤彤的印泥與印章上陰陽字體親密無間地結合在各式報表上,我總是特別好奇,總想伸出手去摸摸那凹凸有致的線條、摸摸那紅紅的誘惑,也想着自己能蓋蓋印章。父親總是教育我,不能亂動公家的東西,紅手印更是不可以隨便印的。每個印在他報表上的印章,都是一份責任、一份擔當。於是,印章於我便留下了神聖的感覺。

          中學時期有一天,參加美術興趣小組的同學忽然變戲法似的拿出一枚別緻的印章送給我——長方體,大概有我兩節手指高,分上下層,其中一面為拱門形狀,有小兔子、小花草,小兔子的鬍鬚栩栩如生,小草葉脈清晰;還刻了個非常有個性的字體,稜角分明,整個印章厚朴而又不失浪漫。我是真的有乍見之歡,卻還沒有準備好久處不厭。但在對方的一再堅持下,最終,我收下了那個將字體剔除之後的印章和那份純潔的同窗之誼。

          讀《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時,我對魯迅先生刻在書桌上的“早”字印象深刻。外出求學時,意外從閩師大的學生街淘得木刻刀一套,便如獲至寶帶回家。可惜卻因種種原因閒置多年。後來,堯寶七八歲時對它產生了興趣,把家中用來薰蚊蟲的香樟木塊都拿來練習一番。正在極力挖掘孩子藝術潛力的老同學來串門,偶然發現了堯寶的“傑作” ,禁不住連連稱讚,算是對此刻刀的一點精神彌補。

          再後來,木刻沒有學成的我,在業餘時間看書碼字,記錄了一些所見所聞所感,慢慢地,在各報紙雜誌上也漸漸留了些痕跡,終於,“苔花如米小,也學牡丹開” ,我的第一本集子有幸入選《龍海女作家散文集》 ,作為龍海市委宣傳部慶祝新中國成立70週年的獻禮之一。得知這一消息,老師為我感到高興之餘承諾, “書出來之後,我再送你一枚印章,可以鈐在贈書的扉頁上” 。老師來自書畫藝術之鄉,自小耳濡目染,學習工作之餘又勤耕不輟,書法、篆刻、隨筆、古體詩,各有兼修,屬於多才多藝型。上個世紀90年代就有文學作品登上《人民文學》 ,不時有篆刻佳作登上《書法》雜誌一類的國家級專業期刊,但他總是很低調。他的同學好友學生偶獲他的一幅書法或一枚篆刻,那份欣喜勁兒,我們都是小心地偷偷羨慕。自己不擅長書法繪畫,這類藝術印章似乎沒有派上用場的地方。如今,老師主動提出要贈印章,我心下竊喜。於是,便有了文章開頭的驚喜。

          這種產於浙江的刻印石材,蛋青色中帶點淡黃,質地温潤。整個印章篆文線條流暢,疏密有致,離合自如,印文圓潤,印面乾淨。印章頂部的鈕飾是一幅荷的圖案,有些繁複的覆蓋,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老師説,同為篆書,卻在裏面體現了我的工作和個性特點,乾淨做人做事的風格。

          把玩手中的印章,一枚是懵懂歲月的清純年少,一枚是經歷了時間洗禮的温暖純良。有人説,真正的美人,有着聞過書香的鼻,吟過唐詩的嘴,看過字畫的眼。我不是美人,但我願意去努力。

        責任編輯:靜愚
      相關內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藝術展訊
        •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業務部: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
        • 郵編:100069
        • 電話: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術部: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
        • 郵編:100052
        • 電話:18611689969
        • 熱線:服務QQ:529512899電子郵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0.041(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235(mb)